• 2007-07-20

    周六深夜请听鸿益采访创作者龙竞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ananxm-logs/6893661.html

     龙竞之《日安 四季》

     一口气看完一本书已经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,于我.但是,我看完了龙竞的<日安,四季>.
     
    感觉像在春天的午后,喝一杯清澈的茶,心里泛起一片绿色的回忆,很悠远,远到模糊地像天边的云,抓不到.龙竞在书里写:"那些有关童年的记忆,都还在脑海里,就像一本厚厚的书,因为太重,所以翻不动.也许隔了很久,才会翻开一页,而那些永远不会被翻开的纸张,它们都被称为遗忘".
    看书中作者的生活真是羡慕到了骨子里了.做美丽的膳食尚不足以让我妒忌,我也会两下;四处游玩也不足以让我羡慕,我也随便可以去任何角落;可是,我太喜欢太喜欢她随意地布艺,随意地摘种,太喜欢以致于想,如果能让我跟她生活一个月,让我学到这些有趣的手艺,我真的愿意付出很多很多,只要我能拿出来的.可是我怎么找你呢,龙竞?

     

     龙竞之《猫薄菏卜语》

    “对于猫精来说,三百年不算长。
      摇椅轻轻摇,路过的风很清凉。
      三百年前先知路过这里,先知说终有一天我会遇到同类,
      它将是我的终生伴侣。”
      不可多得的一次清新漫游,如同夏日清晨带有茉莉花香的微风般。
      还有谁的文字可以如龙竞般带来无尽的生活情致,无数让人温暖的人们之间的温度,友善与柔软。
      收录有《妖精的手指》、《想象的围巾有多长》、《失散的雨水》、《猫薄荷卜语》、《秋的秘密下午》、《茉花街往事》等失散篇温婉清新的小说,籍由清新唯美的语言将故事转述。
      附有龙竞亲手绘制插图,同时穿插小说中提及的DIY料理指南以及花絮。
      《猫薄荷卜语》

     SORA【关于《猫薄荷卜语》】

     我时常没有办法把在《花溪》上写故事的龙竞当成“蓝手札”里的龙竞。这种感觉就像偶尔的大雾天气,明明知道眼前的都是熟悉的景物,但心里忍不住就觉得一切虚幻得跟场梦似的。
      在书里的这些故事未结成集之前,我在网络上杂志上零散的读过它们。大丛的芦荟,槐树的花香,雨水透过香樟倾泻而下,流水、风和阳光,抬头望见的龙胆蓝或是蔚蓝的天空,海水的潮音、甜点的芬芳,我从这些细小的地方寻找“蓝手札”的影子,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故事里的爱。
      直到夏天来临的时候,我拿到了这本叫做《猫薄荷卜语》的书。她在序言里说,五月阳光丰厚,关于爱情的事在夏天如植物一样旺盛成长。此时屋外阳光炙热,天空也因此澄蓝到令人想一头栽进去的地步。这样的天气,应该很适合再看一遍那些清浅的爱情吧,我这么想着,却在读完之后怅然不已,若有所失。
      
      花琴在夏天离开以后的每天往蓝莓手卷上写着思念;唐米在日记本上同苏泰修说了十多年的话;白鱼从十三岁起收集栖枝的梦想栖枝的生活即使彼此没有交集;小栖向着河对岸大声喊出枕流的名字以此来感受一点幸福……
      在故事里头,想念漫长绵延,爱就算苦涩也有持久的芬芳。只是为什么我未曾有过这样的爱情?
      
      十九岁的时候,生活中诱惑太多,心思纷繁,我饕餮似的贪婪吞食着新鲜的一切,总觉得人生漫长无比,更好的更多的世界等着我寻找、发掘,不经意的扔掉手上的东西去抓住其他的一些。多年过后回头去看那个时候的自己,浮躁而任性,虽然说不上走过什么弯路,却真的肆意挥霍了很多。
      再没有重来的机会了。
      其实若是重来,我也还是会笑着想起同样的事情做着同样的选择。
      就像我知道,十九岁的我即使遇见了这本书,读了书上的这些故事,除了觉得它们美丽之外,也不能看出更多的东西。但是我却希望那些小女生们在她们十九岁时能够遇见这样一本书。让她们觉得成人的世界里还是有童话里简单纯净的爱情。
      那些明媚的光,持续的暖风,开花摇曳的植物,夏天的蓝色天空蓝色的海和白沙滩,以及从小一直到老的爱,它们在故事里逐渐成长,包围了两个人,就算开不了花结不了果,却也给了他们温柔而坚强的心。
      
      在这个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世界里,我多希望那些比我小的女生们可以保有一点点坚持,多一点点对爱的信任。那样在某天她们回望年轻的时候,会觉得心里头暖暖的,原来她们曾经认真而持久的爱过。
      而那,本是我很想对自己说的话。
      
      我有一只玩偶鱼,陪着我从十九岁到今天,我从没有想过终有一天我会不再需要它。可同鱼一起到来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